你好,欢迎来到在线教育

{主关键词}
{主关键词}

毛泽东是如何通过学生向刘少奇宣战的?

1966年8月上旬,中国共产党八届十一中全会在北京召开,会间毛泽东和刘少奇的分歧已经明朗,在此后不久有关中央领导人的公开报道中,刘少奇的名字排到了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陶铸、陈伯达、邓小平、康生之后,从原来的第二位降到了第八位,但是,刘少奇仍然是国家主席,仍然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况且,邓小平、陶铸与刘少奇在对文化革命的态度上是一致的,斗争仍然十分微妙。

8月19日,清华大学校园内出现了一张引起轰动的大字报:《王光美是清华园第一号大扒手》,这张大字报把矛头直接指向国家主席的夫人,并且使用了漫骂性词语,引起了人们的浓厚兴趣。

接着清华园里又出现了讨伐性的大字报:《三问王光美》和刘少奇女儿刘涛写的《誓死跟着毛主席干一辈子革命》,尽管这几张大字报并没有直接抨击刘少奇,但至少说明刘少奇已经失去了做为国家领导人所应享有的尊严和体面。

8月21日,中央文革控制的《红旗》杂志发表了一篇重要社论:《在毛泽东思想的道路上胜利前进》,社论中有这样一段话:任何人,不管他的职位多高,资格多老,声望多大,只要他是不按照毛泽东思想办事,反对毛泽东思想,就要对他的错误主张进行坚决的抵制,就要对他进行坚决的斗争,一直到罢他的官,撤他的职。 稍稍有些政治敏感的人都会猜到,这职务多高、资格多老、声望多大实际指的是刘少奇。

上边的暗示立即得到了造反学生的响应,8月22日,清华大学校园里就出现了一张《刘少奇同志七月二十九日讲话是反毛泽东思想》的大字报,学生们公开向刘少奇宣战了。

刘少奇对此做出了温和的反应,他说他对毛泽东写的第一张《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所下的结论是保留意见,制定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是无意的,是认识问题,他并没有在背后活动,刘少奇处于一种有分寸的退却之中,他希望和学生们不发生任何对抗。 然而,针对刘少奇的大字报不但没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了,北大、人太、师大、地院、航院、钢院……几乎北京所有大学都出现了批判刘少奇的大字报,上海、天津、广州、武汉的高等学校里也出现了反对和批判刘少奇的大字报,只是,这些大字报都比较温和,在刘少奇后面都加了同志二字,显然,学生们在试探中央的反应。

1966年10月9日至28日,在毛泽东亲自主持下,中央召开了工作会议,中心议题是批判刘少奇、邓小平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中央各部委各省、市、自治区党委负责人,各大军区、军兵种负责人均出席了会议,会议原定开七天,但由于很多领导干部对文化大革命、尤其是对批判资反路线缺乏理解,毛泽东决定会议延长,直到大家统一认识。

在后一阶段,会议发生了转机,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慷慨激昂的讲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的两条路线》,受到毛泽东的高度评价,陈伯达在讲话中点名批判了刘少奇和邓小平,这是中共高层第一次给刘少奇、邓小平曝光,陈伯达将刘少奇、邓小平定性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总代表(陈伯达没想到3年多后他自己也成了反党分子)。

林彪也在大会上做了重要讲话,他支持陈伯达的意见,说:刘少奇、邓小平,他们搞了另一条路线,同毛主席的路线相反,刘、邓路线,就是毛主席大字报说的,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的路线。 毛泽东在大会快结束时,做了指导性的讲话,毛泽东器宇轩昂地说:文化大革命这个火是我放起来的,时间很仓促,只几个月,不那么通,有抵触,这是可以理解的,是自然的,现在学生不是冲得很厉害吗?没有设想的事来了,这一冲,我看有好处。

在这种态势下,刘少奇、邓小平在会上做了检讨,刘少奇承认自己在六月一日以后的五十多天中,我在指导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发生的是路线方向错误……事实上站到资产阶级立场上去,实行了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轰轰烈烈的运动打了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长资产阶级威风,灭无产阶级志气。

邓小平在检讨中说: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代表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在中央领导同志中,在全党范围内,就是刘少奇同志和我两人。 中央工作会议精神向全国公开报道以后,一个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高潮,迅速在全国掀起,早就憋足了劲准备捉大老虎的首都造反派,一马当先,向刘、邓等人发起了攻击。 10月18日凌晨,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简称三司)为口号事件而在北京大街上喊出了打倒刘少奇的口号,实际上口号事件跟刘少奇没有直接关系,是北京市有关部门为便于呼喊革命口号,将某些标语擅自做了删节,三司认为这是刘少奇等人捣的鬼,于是走上街头,掀起了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头面人物的浪潮。

同日下午,清华大学出现了特大标语:打倒修正主义道路的头子刘少奇!10月25日,中央组织部一些人要去中南海向毛泽东和党中央送决心书,表示要坚决揭发、斗争刘少奇。 11月8日,聂元梓、孙蓬一等11人贴、出了题为《邓小平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大字派,大字报说:我国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刘少奇,二号人物就是邓小平。

他在团中央的一次会上,公开鼓吹在农村恢复单干,说什么不管黑猫白猫,能逮耗子的就是好猫。

12月25日,清华大学6000多名造反学生在蒯大富率领下,冲出校门,走上街头公开鼓噪打倒刘少奇,学生们打着标语和横幅,开着广播车向天安门广场进发,沿途引来无数人围观,学生们向人群散发传单,往街头墙壁上贴大字报、大标语,学生们一遍遍地高呼:全国人民团结起来,彻底打垮刘、邓资反路线的猖狂反扑!刘少奇是中国头号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学生们的广播车则开到最大音量,反复向群众广播《刘少奇破坏文化大革命、坚持资反路线的十大罪状》。 同时还向群众广播以蒯大富为首的清华大学井岗山兵团严正声明:(一)强烈要求王光美回清华做检查。

(二)薄一波必须在1966年12月29日以前回清华交代反革命罪行。

(三)王任重必须在1966年12月31日前回清华算帐。

紧接着,北京各大专院校6万多造反派联合在工人体育场召开了彻底批判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大会,北京大学学生领袖聂元梓在大会上做了题为《向刘少奇、邓小平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猛烈开火》的重要发言,她说:刘少奇、邓小平从来也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而是资产阶级革命家,他们代表的是资产阶级利益,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最大的代表,是党内最大的资产阶级当权派,是中国现代修正主义的祖师爷、资产阶级司令部的黑司令。 北师大著名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井岗山战斗团。

发起人谭厚兰也在大会上发了言,她突出攻击了刘少奇在战争年代写的著作《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说这是一株大毒草,充分暴露了刘少奇的资产阶级丑恶灵魂,这次大会许多报纸都登了消息。

在毛泽东的暗示下,学生掀起了不打倒刘少奇绝不罢休的汹涌浪潮,学生们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党史,正是刘少奇早年到毛泽东忠心耿耿才是他跨越了比他资格老的朱德、周恩来、张闻天升为二号人物,正是刘少奇在延安整风运动中担任了毛泽东最得力的助手,也是刘少奇第一个提出了毛泽东思想是全党的指导思想,还是刘少奇在庐山会议对写下万言书的彭德怀严厉批评维护了毛泽东的权威……说刘少奇反对毛泽东完全是胡说八道,只是刘少奇对于大跃进造成人相食提出看法才让毛泽东想得很多,但刘少奇既不会从根本上反对毛泽东,因为如果真的全盘否定了毛泽东也否定了他自己。 本文摘自于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http:///zhrmghg/renwu/,注明网站地址;否则,禁止转载;谢谢配合!。

在线教育www.39500n.com
版权所有:在线教育